【我的唯一】

我只有一對鑽石耳環, 而且也沒打算再添購第二副。能不能從一而終,我不敢堅定承諾,但是它現在是唯一。

 

這對耳環,主石各是50分,用細小的鑽石微鑲勾邊,看來有1克拉的視覺份量, 但是比單一的一克拉鑽石多了變化。一個是一顆兀自閃亮耀眼的大星星,一個是一群小星星用著細碎的光簇擁著一顆稍大的星,亮麗的方式不一樣。

 

對於鑽石,喜歡得晚,購藏這對耳環,更晚。所以是在珠寶圈浸淫多年後,完全明白自己喜歡什麼,才真正行動。很像是在感情上經歷許多,終於清楚所好所惡,這才下定決心出手。  

 

喜歡上鑽石, 是因為發生了一件事,才真正領略它的美,此後無法忘情。

有一年,受邀到巴黎參加一項國際鑽飾設計比賽的頒獎典禮。活動的安排是,先由模特兒以動態秀的方式,展示這些造型碩大、鑲嵌很多鑽石的得獎作品,我感受到的是鑽石熱鬧的華美和喧騰的貴氣。

 

動態秀結束後,舞台轉暗,鑽石界重量級人物穿著深色西裝,一字排開端坐在台上,記者會開始。此時,炫麗的打燈滅了、震撼的音樂停了、華美的鑽飾撤了,媒體的閃光燈也不再閃爍,一切都沈靜下來。

 

我坐在記者席中,聽著台上的發言,突然看到一小點的白亮,在台上閃呀閃的!周遭的沈靜,襯得它格外的躍動。定睛尋找,原來是台上某位男士西裝上的鑽石領針,正在那兒眨眼。我後來才知道,那顆鑽石還不到一克拉,在沒有特別打燈的舞台上,它居然可以發出那樣的閃亮, 讓遠在台下的我看到了!

 

就在那時候,我被打動了,原來鑽石可以如此迷人,原來可可香奈兒女士曾說的「鑽石是在最小的體積內容納了最大的亮麗!」不只是一句漂亮的話, 還是一句實在話。 

 

既然喜歡鑽石的理由是這種高密度飽滿的亮麗,有一天決定為自己添購一副鑽石耳環時,考量的第一個重點,就是鑽石一定要有這樣的表現,所以車工成為4C條件中,最先被考量的。好的車工,會完全釋放鑽石的光采,鑽石不需大,視覺存在感就很高。

 

何況,佩戴位置靠近臉龐的珠寶,包括耳環和短項鍊,寶石的亮度能幫忙打亮佩戴者,襯得人格外光采。這是一種映照,人面桃花相映紅,寶石襯亮人、人為寶石帶來活力。

 

我原是要一對鑽石單鑽貼耳耳環(Diamond Earstud),30分左右,有厲害的亮度;不知為何,卻從來沒有行動。倒是看到了Hearts on Fire的這對耳環,突然積極起來,想真實擁有。因為那細細的、彷彿蕾絲的微鑲勾邊,完全勾起了我對美好年代(Bella Epoque,1890-1915)風格的懷想,那是我熱愛的風格。

 

擁有這對耳環已經近10年了,10年來生活中有各種變化,它始終都適用,所以也沒再動念買第二對鑽石耳環。依現況判斷,我惴想,未來10年它應該依然合用。或許這個現在的唯一,會一直持績下去,最終成為我今生的唯一。   

更多作者文章, 可見 http://www.beyondthejewelry.com

 

閱讀更多文章